最新消息:小不点儿资讯网一个有深度的在线新闻网!

国外媒体报道:尼泊尔已有7人因飞机失事而不断上升,旅游部长等7人死亡。

电子数码资讯 yxiaolang 46浏览

小编2月19日报道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2月16日发表文章称,中日关系中的不信任和信任始终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虽然私人资本通过贸易和投资主导着中日之间的信任,但由于内部和外部政治结构关系,不信任情绪依然盛行。
文章称,201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标志着中日关系进入新的广阔阶段。尽管日本似乎半心半意地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且东海局势日益紧张,但总体上,冷淡关系已经解冻。
安倍2018年10月访问北京,这是日本首相近7年来首次访问中国。之后两国签署了涉及多个领域的50余项合作协议,这无论如何都表明亚洲两个大国正在进入一个合作而不是竞争的新时代。
文章称,东京塔首次点亮“中国红”庆祝农历新年,进一步巩固了这一势头。在中国新年的第一天,安倍前所未有地向中国人发出视频问候,他在视频中回忆了2018年如何成为日中关系史上重要的一年。安倍重申,两国已经“完全回归正常轨道”。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以类似的论调作出回应,并强调中日关系站在“新的历史起点”,这也让日本媒体大呼罕见。庞大的军队来来往往,平民生活混乱,阿富汗人害怕“内战”。
然而文章也指出,尽管中国和日本称赞两国关系达到新的水平,但言辞和现实之间仍有相当大的差距,而且中日关系内部任何重大举措都会产生矛盾效应。为什么会这样?
文章称,虽然私人资本通过贸易和投资主导着中日之间的信任,但由于内部和外部政治结构关系,不信任情绪也盛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把美中贸易争端的不确定性当做武器,无疑促使中国和日本在经济合作方面走得更近。安倍访华时随行的日本代表团有来自各行业的500人,他承诺将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的基础设施项目,并与中国达成为期3年的货币互换协议。在地区层面,两国还承诺加快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
接着文章提出问题:在政治和经济两方面,最近的和解在多大程度上是可持续的?
文章指出,在访华期间,安倍提出了他预计将指导中日关系向前发展的“三原则”:第一,从竞争转向合作;第二,成为伙伴而不是相互威胁;第三,发展自由公平的贸易机制。尽管承认这些内容,但北京并没有使用“三原则”的说法。
另一方面,就在国事访问一个月后,鉴于美国决定禁止政府采购华为的电信产品,日本也修改了有关采购的内部规定,实际上将华为和中兴排除在外。送别老布什的办事犬萨利要施行新任务了!
文章认为,在眼下外交缓和的前景背后,中日关系中的不信任和信任始终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在中日广泛合作的拐点上,中日两国政治经济领域的各个层面都存在许多矛盾和不协调。外国媒体:150名伊朗议员联名致函总统,要求保留外交部长扎里夫
【延伸阅读】日媒:中日在京举行副外长级磋商 努力增进两国互信
小编2月2日报道 日媒称,中日两国政府2月1日在北京举行副外长级磋商。此外,中日双方还举行了外交与防务负责人商讨安全保障领域课题的“安全对话”,一致同意在安保领域形成互信。
据日本共同社2月1日报道,日本外务审议官森健良和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孔铉佑出席了副外长级磋商。
报道称,中日两国政府还考虑今后举行副外长“战略对话”和讨论贸易及经济课题的部长级“经济高层对话”。
报道称,森健良与孔铉佑在副外长级磋商之前还出席了“安全对话”。森健良指出:“中日之间确实存在对安保政策的担忧,但加强形成互信、具体推动交流很重要。”孔铉佑也表示将敞开胸怀交流,努力增进互信。
(2019-02-02 11:11:20)123美国媒体:研究表明,吴哥古城并没有突然死亡
【延伸阅读】安倍称要把中日关系提升到新水平 进一步推动双方贸易合作
小编1月29日报道 美媒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8日承诺将进一步扩大日本与中国已改善的关系,希望进一步推动双方在贸易领域的合作。
据美联社1月28日报道,在对国会发表的政策讲话中,安倍说,自他去年10月访问北京以来,日中关系已恢复“正常”,他现在希望进一步推动双方在贸易等领域的合作。
安倍说:“日中关系已完全恢复到正常轨道。通过深化各领域各层级交流,我将把日中关系提升到新的水平。”
报道称,这两个亚洲对手因为都与美国发生贸易摩擦而明显相互靠拢,两国关系自2012年跌入低谷以来已经得到改善。
然而,安倍说,日本仍然需要扩大防务能力,尤其是在太空和网络空间。
报道指出,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是安倍最重要的外交目标之一,但分析人士说,这可能会受到美中问题是否顺利解决的影响。
日本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竹中治坚说:“即使安倍首相希望进一步改善日中关系,结果仍会受到美中关系的影响。日本将很难自行作出决定。”
(2019-01-29 15:16:40)123春人画频道______
【延伸阅读】张蕴岭:百年大变局下的中日关系
?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山东大学特聘教授张蕴岭在《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19年第1期发表《百年大变局下的中日关系》(全文约1.1万字)。
张蕴岭在文章中指出,当今世界处于经济、政治、国际关系与秩序转变时期,各种变化错综复杂,各种矛盾相互交织,挑战与机遇并存。特别是,世界转型期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相交汇。为此,分析国际局势的演变,不仅要把我国置于其中,而且要重视中国在其中的作用。在对诸多变化的分析中,研究中日力量对比的变化和与此相联系的中日关系的转变,具有特殊的和重要的意义。
百年变局的新使命
在2018年6月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讲话时指出,当前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百年大变局,世界之变,地区之变,中国之变,一则中国处于变局之中,二则中国是变局之中最有影响的因素。因此,从中国的角度来认识,不仅需要努力让变局的走向对中国有利,而且需要中国在引导变局向好的方向发展上发挥引领作用。
让我们回顾一下上个百年的大变局。如果把今天这个百年的转变定格为自新千年,即2000年开始,那么上个百年就是1900—2000年。上个百年中,尽管出现新的科技革命,世界得到前所未有的大发展,终结了殖民地制度,但是,发生了两次惨烈的世界大战,出现了极具危险的美苏两强争霸和冷战,以及环境恶化、气候变暖与恐怖主义等。尽管新百年变局面临诸多挑战,但人们期盼,不再发生大战,不再出现争霸,能够推动基于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新关系、新秩序,能够合力应对危及人类生存的气候变化,能够创建一个长久和平与发展的新世界。
从世界格局与秩序发展的角度看,尽管一些地区存在诸多的不稳定与冲突,但最为关键的是影响全局的大国关系,特别是被称之为存在“修昔底德陷阱”的中美关系。令人担忧的是,中美之间出现了具有对抗性的战略竞争。其中,主要是特朗普政府把中国定格为战略竞争对手,实施从贸易战到科技战的全面压制、遏制措施。不过,尽管中国的综合实力大幅度提升,但中国并不打算与美国争霸,不想改变现行体系另立门户,为此,提出建立基于不冲突、不对抗、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鉴于中美之间有着相互交织的利益关系,存在接触、协商与谈判的基础,在这方面,中国并非完全受制于人和被动应对,主动性与影响力还是有的。因此,中国在方向导向上是可以发挥作用的,避免发生像以前冷战那样的两极对抗是有可能的。
中国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表明中国决心要扮演新兴大国的角色,这既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需要,也是引导世界走向新文明的责任。“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涉及全球,具体体现在区域、领域、双边与多边关系各个层次。也许“命运共同体”的英文翻译更能体现其内涵,“community for a shared future”直译过来就是“共享的未来”。显然,“共享的未来”不是靠一个或者多个组织,而是基于共享理念的从微观、中观到宏观,从世界、地区到国家,从人类、群体到个人的各个层面的构建。中国传统思想中的“大同世界”,是世界没有杀戮、战争,可以共享福祉的和合关系与秩序。
新百年需要新理念、新文明。东方文化在推动世界和平、合作、发展方面有着丰富的内容。如今,随着中国和其他东方国家的复兴,曾经对世界文明作出伟大贡献的东方思想文化,在新百年的大变局中将会发挥自己的引领作用。新百年的转变是在以往发展的基础上进行的,变局具有连续性,但同时,在新的时代,必定会发生新的改变,包括创新方式、关系和秩序。比如,就世界秩序而言,未来似乎不再是一个或者几个大国可以决定,全球化、新技术变革正在深度改变以往的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的基础与格局。因此,研究和分析新的百年大变局,不仅要有历史的眼光,更要有前瞻的视野,以新的“世界观”观察大势,以新的理念推动未来发展。人民政协关于反对“香港独立”和“台湾独立”的强烈呼声
面向未来的中日关系
东北亚地区正在经历历史性的大转变,这涉及力量对比、关系结构与地区秩序。近代,东北亚地区经历了太多的磨难,至今仍未回归正常。就发展而言,东北亚是当今世界最有活力的地区,中国、日本是世界第二、三大经济体,多年来,中国为世界经济提供了超过1/3的增量增长。然而,就地区关系与秩序而言,却又是具有巨大风险的地区:朝鲜半岛的危局仍然没有破解,中日、韩日、中韩关系不时陷入紧张,基于和平发展的地区秩序仍未确立。因此,东北亚的百年变局的首要使命,是消除战争根源,创建长久和平的规则与机制。这里涉及诸多问题,似乎没有简单的解困方程式:一则,需要把问题分解,一个个去解决,消除对抗,化解矛盾;二则,也需要综合推进和解与合作进程,逐步增进新共识,创建新秩序。
中日关系一向是最具影响的。近代,中日力量对比发生反转,日本进犯中国,中日关系发生质变。二战后,中日分属冷战对抗的两个阵营,关系并未恢复。直到1972年才恢复邦交。但中日邦交正常化只是让两国关系复位,1978年签订的和平友好条约才真正确立中日新关系的基本原则。《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是一个新的里程碑,开启了中日关系的新的里程。我们纪念和平友好条约,最值得总结的就是开启了面向未来的中日新关系。尽管缔约后的中日关系发展并不很顺利,出现很多波折,但是,重要的一条是中日没有再发生战争,和平成为大趋势,同时两国建立起了前所未有的密切经济联系。2018年安倍首相访问中国,他明确提出要把日中关系由竞争转向协作,扩大在第三方合作的空间。这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即在中日力量对比发生重大转变的形势下,努力打造共享未来的新关系。也许未来还会出现许多波折,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向好的大势不会发生逆转。
中日关系目前正处在一个转型的阶段。尽管和平友好条约签订40年了,按中国的说法是“四十不惑”,应该成熟了,但现实中的中日关系仍然很不稳定,事端多发,反复折腾,令人担心的方面仍然不少,特别是民意认知,似乎仍处在“弱冠之年”。
中日关系的问题在深层,深刻的含义是重构新时代的新关系。安倍首相成功访华,与中国只是达成一个基本共识,而真正的大共识还需要进一步努力。中日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归结到一点,就是要共同构建面向未来的新关系。你不用去养老机构!美国老人建议这里的生活更舒适
增进中日大局共识
在新百年变局中,中华民族复兴的意义超出中国本身。因为中国是非西方大国的崛起,是东方国家的崛起。相比日本,当年也应该说是非西方大国崛起,但日本沿袭西方列强的做法,搞殖民扩张,用战争的方式与西方争夺地盘,搞由其控制的“大东亚共荣圈”。结果,被打败,被美国占领与改造。中国则不同:一则,中国的发展靠加入由西方主导的现行国际经济体系,加入开放市场的产业链,融入了一个相互依赖的世界。二则,中国不称霸,也不争霸,宣示始终不渝地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尽管中国会通过竞争争取自己的利益,但并不以排斥或者驱赶他者为目标;尽管也要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推动新关系、新秩序的构建,但并不用战争的办法、占领地盘的方式去实现,而是倡导合作共赢。
从大局来说,自西方工业化起势后,世界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代,工业化、现代化创造了人类的新工业文明。但是,我们也看到,基于这种文明的世界出现了许多大问题,从发展范式到国际关系,都面临危机。这正是百年变局的深刻含义。世界如何走出危机,构建新的发展范式、新的国际关系、新的国际体系和秩序,这是摆在全世界面前的大课题。包括文明方式、生活方式的变化引起气候变化等等,人类需要一场新的文明。
改变并非易事,变局充满风险。我们看到,面对东方大国的崛起,作为第一大国的美国开始“醒悟了”,把中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试图用“美国优先”的单边战略压制中国,从经济到政治、从双边到地区和世界,拉开“对决”的架势。人们担心,中美对抗会危及世界,特别是会破坏关于应对发展范式转变、气候变化、地区和平、国际体系调整的努力。对于美国的“霸凌主义”,中国必须认真应对。但是,中国不会用对抗的方式与美国“对决”,和平发展仍然是主题,办好自己的事情仍然是上策。
在此情况下,中日必须从大局的角度看待、规划与推动两国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当前中日关系的改善并不是因为中美关系的紧张。日本有崛起后横行霸道、对外扩张、最终失败的历史教训,二战后日本坚持走和平的道路是基于对历史的反省和总结。从中国方面来说,有日本作为历史的镜子,也可以作为对自己的警示。这样,中日就有了面向未来的大局共识——构建和平发展的世界,合作推动新关系和新秩序的构建。只是对于中日关系的这个大局观共识,在中日不同层次的人士中间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理解与认识,特别是在中日政治家、军方、思想理论界,往往基于历史的视角、“现实主义理论”观察等来认定中日关系中的矛盾与未来前景。这样,就会得出所谓“中日必有一战”的结论。媒体也在这方面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一些片面的新闻往往把公众的情绪引向极端的方向,成为阻碍中日关系向好发展的因素。
面向未来的中日关系,首要的是凝聚共识,特别是在日本接受中国与中国接受日本上凝聚共识。在东北亚、东亚,近代以来一直是日本一家独大,如今,中国成为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日本对此感到担心,加上日美同盟的因素,日本对如何与“一个不一样的中国”相处似乎感到困惑,对中国的许多行动难以接受。从中国的角度,如何看待日本和与一个过去曾加害过自己的国家发展关系,也存在不少纠结。以往,曾担心日本会“再军国主义化”,如今这样的担心少了,但对一个与美国为伍、执意与中国相争的日本,总是感到不舒服。为此,如何在面向未来的视野中,寻求“最大公约数”,减少摩擦,增加协同,是至关重要的,需要做出多向努力。
当前,在中日关系重回正常轨道、积极信号频出的大背景下,中日双方需要抓住时机,以实际的行动增进缺失的互信,增加大局共识点,改善国民感情。在中美关系矛盾凸显的情况下,中日能够从大局认知出发,推动对话、协商,推进开放与合作,这对双边关系和地区,及至世界都是福音。
(2019-01-14 17:23:00)123参考一下47年前的日历,今天,中美两国一起做这件事来震撼世界!
【延伸阅读】邻邦扫描:日本打造新“宙斯盾”舰 中日军事交流升温
小编12月30日报道 2018年11月日本军情热点频现:中日军事交流“升温”,海上自卫队与美军展开联合反导试验,陆上自卫队改编新一批机动作战部队,等等。下面就让我们回顾、分析这段时间日本的重要军事动态。
美日实兵实弹演习提升协同能力
11月6日至10日,日本陆上自卫队与美海军陆战队第3机动旅在位于北海道的东千岁演习场实施联合实兵实弹演习。此番演习有2个目的,一是旨在构筑日美联合快反机动体制,检验日美两军司令部指挥人员在信息化背景下联合作战过程中的指挥通信能力。二是检验日美两国陆上诸兵种在实施联合作战过程中的协同能力,以掌握协同作战的要领,提升装备保障运用的实效性。
图为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
日方参演部队由陆上总队、北部方面队、东部方面队、陆上参谋部、教育训练研究本部部分人员共2600名官兵组成,动用的装备主要有81毫米和120毫米迫击炮、01式轻型反坦克导弹、99式155毫米自行榴弹炮、90式坦克、UH-1型直升机、CH-47型直升机等。美方参演部队主力为美海军陆战队1个步兵营约1000名官兵,主要装备为反坦克火箭炮、155毫米榴弹炮、高机动火箭炮系统、MV-22“鱼鹰”倾转旋翼运输机等。
11月24日,海上自卫队在佐世保警备区、大凑警备区和舞鹤警备区等重要军港实施舰对舰导弹和舰对空导弹实弹射击训练,参训兵力1400人。同日,航空自卫队所属第6、第7航空团在其所属空域(具体位置不详)实施空对空和空对地导弹实弹射击训练,参训兵力360人。香港不怕“负面援助”,并期待各种改善
陆自效仿美军加速改编机动部队
目前陆自共有15个师团和旅团,其中除拱卫东京都市圈、阪神都市圈和名古屋都市圈的8个所谓“政治经济中枢守备部队”(相当于警备部队)之外,其余7个师团和旅团将全部编练为快反机动部队,意在生成并维持强大的防御力、打击力和战略机动力,担负“野战军”的职能。
11月下旬,第6师团(司令部驻山形县)、第11旅团(司令部驻北海道札幌市)被改编为陆上自卫队新一批机动作战部队,上述部队分别于近日在驻地低调举行机动化改编仪式(不对外公开,为内部活动,一般防卫省要到第2年4月到5月间才正式对外公布)。未来5到8年内,陆上自卫队将有3个师团和4个旅团被逐次改编为具备快反机动展开能力的机动师团和机动旅团。2017年末,第8师团和第14旅团已被率先改编为首批机动部队,第6师团和第11旅团则是此次第2批接受改编的部队。
图为日本陆上自卫队队员
值得关注的是,每个机动师团和机动旅团都效仿美军的“斯特瑞克旅”,编成内组建编练了1个区别于传统步兵联队的“应急机动连队”(相当于团级作战单位)。该连队由步兵、炮兵、装甲兵等诸兵种混编合成,最大的特点在于装备最新的16式机动战斗车。根据防卫省公布的编制方案,每个应急机动团由4个步兵连(装备96式轮式装甲车)、1个炮兵连(装备120毫米迫击炮,担负火力支援任务)和1个16MCV连构成(装备16式机动战斗车)。其中每个16MCV连将效仿陆上自卫队坦克连的编制,辖3个排,每个排装备4辆16MCV,加上连长指挥车,共由13辆16MCV编成。123240个公厕图片频道6亿港元
日本打造新“宙斯盾”舰提升反导能力
11月2日,海上自卫队在夏威夷海域与美军联合开展反导试验,海上自卫队“金刚”号防空驱逐舰搭载的SPY-1D型相控阵雷达探测到并成功锁定1枚模拟中程弹道导弹,随即发射了1枚最新研发的SM-3ⅡA型导弹(日美共同研发),约3分钟后在距地球95千米的高度命中并击毁目标。
从2007年至今,海上自卫队每艘“宙斯盾”防空驱逐舰均实施了反导拦截试验,成功率保持在75%左右(因日本周边海域缺乏合适的反导试射海域,不得不赴美开展测试与训练)。目前4艘金刚级防空驱逐舰始终处于高度戒备中,时刻关注和锁定朝鲜导弹发射动向。
图为日本爱宕级“宙斯盾”驱逐舰
随着军事科技发展的日新月异以及弹道导弹射程和抗毁伤能力的增强,金刚级搭载的“宙斯盾”系统已难以满足目标探测和精确打击的新要求,为此防卫省始终在夜以继日地打造新一代海上“宙斯盾”——爱宕级防空驱逐舰,并于2007年和2008年先后服役。爱宕级搭载了当时最新型的ABMD3.6版本“宙斯盾”防空系统,具备在电磁环境恶劣的沿海探测目标的能力以及反电磁干扰能力。不仅如此,2部后置天线还能各自独立发射电子束,并由各自独立的信号处理装置处理反射电磁波,具备高速的目标搜索探测能力,能同时探测从水下至太空约600个目标,锁定其中300个目标。
然而爱宕级也有弱点,其仅具备弹道导弹搜索和探测能力,不具备如改造后的金刚级那样的反导能力。为此建造具备反导能力并搭载新型SM-3导弹的防空驱逐舰也提上了议事日程,爱宕级首舰和2号舰分别于2016年和2018年开工建造,舰体比爱宕级更大,基准排水量8200吨、满载排水量1.1万吨,全长169米。该型舰艇采用的“宙斯盾”防空系统进一步升级为ABMD5.1版本,搭载了新研制的多功能信号处理装置,实现了雷达信号和弹道导弹信号处理的合二为一。建造中的新型舰艇装备了SM-3ⅡA型导弹,集防空和反导能力于一体。

转载请注明:小不点儿资讯网 » 国外媒体报道:尼泊尔已有7人因飞机失事而不断上升,旅游部长等7人死亡。